梦。

—–似乎从大学开始就变得多梦,无论是深夜躺在床上还是中午趴在桌上,甚至傍晚坐在颠簸的在公车上,只要眼睛闭上一会儿,就会“神魂颠倒”地做梦。朋友说这是你闲的,生活太单调,想想大概是这个道理。

—–最近常常在床上、桌子上、公车上梦到一个家伙以各种身份出现,同学、室友、亲戚、恋人、同事、陌生人——不同的场景、不同的脸庞、不同的天马行空的梦境,然而意识里却清晰地认定那就是同一个人,一个很熟悉却又不认识的人。醒来回忆模糊的梦境,不由地怀疑眼前世界的真实性,继而真有点“生活在别处”的感觉。

—–生活太孤单罢了,心里宽慰道。

—–你很思念一个人,却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的名字、年龄、相貌、声音、手机、IM……这感觉让我痛苦且不安,反过来又为自己的矫情感到失望和气馁。越是努力想明白越是容易陷进混沌,前一秒闪现后一秒却死活记忆不来。不知不觉我也跟“癔先生”似的扣着指甲感叹:我的生活,出了些问题…

—–大概那只是一个符号,一个我还不清楚代表什么的符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