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杂念和其他

记得曾说过很怀念八十年代,怀念那个有着牛逼音乐的时代,最近在看《北京,谁知到真相》,愈发怀念那个同样有着牛逼学生的时代。

这些天感觉耳朵像个黑洞一样,分外饥渴地吞噬者那些深刻的音乐,靠近我、they say、春天里、Feel Good Inc等等,其实就那么几首,反复反复。

于是被人以为是个呆板古董,其实在音乐、电影和文字上一直都是杂食者,没有明显的喜好但有明显的厌恶。可悲的是华语音乐影视和文学上可听可看可思考的东西越来越少——艺术源于生活,这话一点不假,浮躁空虚的社会无法诞生多元化的优秀作品,文学空泛、音乐乏味、电影低龄,所以在看到有人愤慨地骂道去你妈逼的小清新时,禁不住也深以为是,不是咒骂小清新多么肤浅,而是发自对一元社会深切悲哀。

如果没有摇滚,那还有什么希望。

摇滚和小清新,不过只是一个印象化的符号,集体哗众取宠搏出位的环境下自然造就了不少流于形式和概念的新派作品,只是啊,再也无法唤醒你身体中能够与之共舞的部位。

当《郑钱花》不再只是被作为戏谑,当中国能有they say这样的音乐公开发行,那音乐就有了希望,也说明艺术有了希望;而当你看到多元艺术有着平等的发展机会和空间时,我们这每一个普通人,才会有自己的希望。